首页 >  新闻资讯  > 正文
蔡苏建论古代书画鉴定
2012年11月13日
来源: 中国奢侈品协会
字号:T|T
  论断:中国书画市场真迹只有百分之五以下 
 

蔡苏建(左一)在中国美术馆为收藏家鉴定书画
 

昨天,2012中国艺术品投资与发展论坛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办。来自欧洲、美国、日本及国内的专家、学者、收藏家、经济学家近200人参加会议。中国奢侈品协会会长蔡苏建,在论坛上作中国书画艺术品市场研究报告。全文如下:

 

根据1992—2012年的市场发展情况,以2012年全国艺术品市场,所有流通和收藏家手中的作品为统计对象,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名人书画只有百分之五以下是真迹。

国家博物馆等相关机构馆藏的宋元以前真迹也只有百分之二十是真迹。

改革开放之前全国约有收藏机构200家(不包括台湾故宫、香港、澳门25家机构收藏7万件)

国内公立省级以上博物馆改制分权之后,所藏古代书画120万件。(北京故宫5万件)(不包括数量很大的明清手札等等文献)其中:

清代书画约90万件。真迹35万,其余为小名家、清仿同代和清仿历代。

明代书画约24万件。真迹6万,其余为明仿同代和明仿历代。

元代及以前书画约6万件。其中真迹1500件,包括部分手札等等文献,其余仿品。

以上藏品如果加上地方机构和民间收藏的数量和质量,真迹数量的比例可想而知。

馆藏真迹也只有百分之二十省级以上博物馆的收藏品的真迹比例是不同的概念

若干年前,前辈权威鉴定家统计国家书画藏品的时候,我有幸参加部分工作的打杂。现在有些机构改制了,甚至有些机构和著名收藏家的房子都拆了。物是人非,市场体制也已今非昔比。

1949年至改革开放前的30年间,中国的公、私书画艺术品收藏,经过文革等特定历史时期的调整,70%以上进入国家馆藏,藏宝于民几乎只是一个概念。

上世纪末,国家文物局对全国内地(除台湾、香港、澳门)200家收藏机构的统计审定表明,
当时收藏的书画,可以入目欣赏的为7万件(有的资料认为是十万件),
最后大部分鉴定家认为,可以进入馆藏书画目录的约百分之二十,馆藏书画中,(1949年以前的)有艺术价值的真迹和上品书画只有18541件。这中间还包括一部分古代仿制品。

90年代国家文物局组织当代权威鉴定家,筛选全国(除台湾、香港、澳门)馆藏书画,编辑了《中国古代书画图目录》

无论现在艺术品市场如何发展,重要历代书画在国家博物馆机构的收藏(除台湾、香港、澳门)只有18541件,这样的数据是不可改变的。

现在,当初的前辈权威鉴定家基本已经故去,新的权威鉴定团体还未确定。

1983年全国历代书画统计时,《韩熙载夜宴图》《五牛图》等等都不只是十件八件。最有名的《兰亭序》的数量就不需说了,很多。

故宫书画的统计,准确的说应该分北京故宫、台北故宫和沈阳故宫。

三地故宫收藏的《清明上河图》,有确切记载的近300件。当初选定《清明上河图》真迹的时候,作为比对候选的有12件:其中三件画面是有张择端落款、五件是仇英款,其余无款。最终确定其中一幅无落款的为真迹。

据此,收藏鉴定的弹性系数可见一斑。

当然,确定为真迹的,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经常出版的那一件。虽然是权威们共同认可的,很明显这幅《清明上河图》还不是绝对意义上的真迹。

现在市场上最热门的藏品必定出自历代著录,其中出类拔萃者均出自《石渠宝笈》。在《中国古代书画图目录》筛选鉴定的时候,故宫博物院提供的古代作品,除真正著录的原件外,后门造、苏州片等等老仿《石渠宝笈》著录书画约有两千多件。

《石渠宝笈》之中宋元以前书画百分之五十需要推敲,其中所收作品的真伪,有乾隆时期鉴定团队的原因也有权贵个人情感和清后期伪著录的甄别问题。

有的研究者觉得我這裡的文章大致有以下兩個潛臺詞:

1、書畫的真偽與年代成一定的比例關係,越近越好辦,元代以前基本上不可知了。

2、鑒定書畫不適用絕對的真理觀。

虽然历史都是是事实存在的,但是只有很少部分是清晰的。就中国书画而言,元代以前很多文化的共识是清晰的,这种清晰的共识就是基于异议之上的。对于历史而言,流传有绪包涵的文化意义本身就是历史。不管它是不是扭曲的。

书画鉴定的三个不确定基础:

符合论,鉴定真伪是符合“客观”事实的命题,符合论通常为根本没有外在于意识、可供作为标准的“纯客观”的事实存在,所谓“事实”是(专家和机构)强势话语的拟构。

融贯论,是能够自圆其说、没有自相矛盾的命题体系,任一命题是否是真由它和其他命题的关系决定。符合这个定义的真伪命题体系不是唯一的,因而融贯论通常指相对主义。

冗馀论,“断定‘A真’”与“断定A”、“断定‘A假’”与“断定-A”语义完全相同,因而“真”或“假”是冗馀概念。

科學严谨的鑒定家一定是目鑒與考據並重。

《中国古代书画图目录》中的作品优劣大致如此:

在代笔作为真迹的基础上,清代书画的真假认定肯定没什么困难。鉴定家之间很容易寻找共识,有异议的作品不超过百分之十。清代到近现代的作品鉴定以真假为主要目标,因为可以参考的准确资料很多。

明代的鉴定就包含否定石渠及明代著录的问题。需要同行共同推敲的达到百分之三十以上。

元以前作品基本上都是有著录或题跋依据的。

宋代以前的书画鉴定,准确的参照物相对较少,学术研究的成份增加。

在书画鉴定的高级领域,鉴定方向和标准是建立在业内共识之上,因为标准已经发生质的变化,就不仅仅是鉴定真假的问题。在特定的学术高度,艺术品鉴定主要的研究方向是分、分

收藏家如果还仅仅纠集在谈真论假阶段的,只适合玩玩清代至现代的书画。

大陆的收藏市场落后于国外20年,那时候的鉴定家搜罗了文革之后的民间珍品。改革开放初期的古玩交易叫走私现在回流的东西就是那时候出去的。

书画鉴定其实根本就不算技术。即使是技术,也是没有什么玄机的技术。

如果鉴定家认为自己很有能耐。那就说明一个问题:他还在努力,还不是一个合格的书画鉴定家。

真正的收藏家追逐的就是艺术品市场的价格随意性,因为揀漏与打眼并存,收藏的魅力就在风险与机遇的博弈之间。发现与决断的快乐,吸引着一批批淘金者、爱好者前赴后继。

我们不要诅咒仿制品,不要期待艺术品市场的法制化,重要的是擦亮自己的眼睛。无论市场如何,收藏家必须保证自己的收藏品有足够数量的真迹。

谢谢各位!

19836月,文化部文物局经中共中央宣传部批准,正式成立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组,有谢稚柳、启功、徐邦达、杨仁恺、刘九庵、傅熹年、谢辰生七人组成,后来又称七人鉴定小组,谢、启为组长。开始了为时八年左右的全国范围内古代书画的普查工作,普查的对象主要是以国家文博机构、文物 商店、图书馆等为主,另外也有少量的私人收藏。当时的设想是,要通过此次普查搞清楚,全国各类机构中究竟收藏有多少古代书画?并根据鉴定、考查,建立一部古代书画的档案。在对二十五个省、市、自治区的二百零八个单位和一部分私人藏品进行了初步的鉴定,共计过目古代书画十万余件。其中鉴定过的一部分古代书画,后由文物出版社先后出版了《中国古代书画目录》和《中国古代书画图录》两套大型丛书。这是研究和鉴定中国古代书画必不可少的重要工具书之一。) 


 
400-6060-94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